靜靜的來悄悄的開始,當蟲鳴的叫聲到來一段音樂的演奏即將開

始,這段音樂就是東京奏鳴曲,一部令人悲傷的電影,畫面色彩沒有

亮麗,卻帶來篇篇的惆悵,看見這偏黃的著色畫面,讓我在電影還沒

開始之前就已經先行感傷。是否自己先感覺到自己以後該如何面對這

些衝擊,還是太早杞人憂天,不過當故事越演進,我的情感卻越加深

越加重,已經深入谷底。

  一個傳統日本家庭的故事,老公在外努力工作,老婆專職的家庭

主婦,一個長大卻無所事事的大兒子,跟一個對鋼琴有興趣還是對老

師有興趣念小學的小兒子,外表看來是很美滿的家庭,但是深埋在其

中的問題也是一般家庭存在的問題。開始來的快,老公在一段談話中

被宣告自己失業,不知情的屬下還問這個業務該如何處理,卻被打了

冷槍。帶走了自己的尊嚴離開那間公司,尋找下一段機會,原來跟他

一樣的人也不少,整天排隊到職業介紹所去等待下一個機會,中午就

到公園空地領便當,整天在四處遊晃等待天黑,在身心疲憊的回到家

一天就這樣過去,早上在西裝筆挺的出門辦公,狀似忙碌的生活,卻

是身為男人的悲哀。傳統的日本大男人主義的作祟,為了尊嚴也不為

低下頭來失了面子,當中一段畫面讓我不禁也慌了,老公去面試一家

公司,面試主管問了一個簡單又明瞭的問題,「你有甚麼專長」,我想

這句話應該也會對所有人有所警惕跟感觸,試想過假如真的到這個年

紀,我是不是也會如此無法答辯。

  想不透的是日本男人的大男人主義就深深的影響到一整個家,大兒子雖然無所事事,很佩服他的勇氣至少不會像老爸那樣的無用,願

意去改變自己現在生活的狀況,小兒子學鋼琴的動機孰不知是迷戀老

師還是鋼琴,卻讓他被發掘到有鋼琴天份。老公面臨失業生活,又不

想讓老婆知道,為了尊嚴絕對不能讓家人也瞧不起,謹守那一絲絲又

拋不下,讓整個家庭幾乎快要瓦解,也不認真的聽孩子的話,不滿意

就又打又罵,孩子的心聲需要很用心且認真的態度去聆聽,當母親的

也要乖乖的等待老公的吩咐。連在飯桌也是無法逃離大男人,需要等

待丈夫說開動,大家才可以動碗筷,連在家都得那麼拘束,不知道這

些是否是身為男人的悲哀。當故事如平版的樂章慢慢彈奏,出現了轉

折,如音符般高低音起伏急轉直下,故事節奏快版行進,妻子在家被

脅持,老公在廁所撿到一包紙袋裡面不知裝多少錢,大兒子離開國家

介入戰爭,小兒子因為偷學鋼琴不滿父親,躲在客運行李箱搭霸王車

計劃要離家出走,卻被送到警局。這些故事的發生讓這篇東京奏鳴曲

,又帶到另一個高潮橋段,都出現意想不到的遭遇,都在同一段時間

講出自己內心的念頭,「啊!!好想再重來」。

  導演黑澤清是以拍恐怖片聞名,在這每段故事的處理上都有獨到

的手法,其中讓我有感到發毛的橋段。在老公遇到同樣也是失業的同

學,當同學約他到家裡吃飯時,在餐桌上彌漫著一股詭譎的氣氛,還

在拼命掩飾的同學跟老公互相唱著雙簧,同學的女兒對著老公說,「

佐佐木先生辛苦了」,猶如琴鍵強力重敲打讓我承受到強烈的撞擊,

原來這一切早就被發現,不久他的同學也因為瓦斯中毒離開這世上,

看到這裡時我更感受導演營造出導恐怖片一樣的氛圍,我也遭受到恐

怖轟炸。當主角們脫口說出想重頭再來,導演更是以黑暗的手段呈現

這一家人的奇特遭遇,彷彿所以最壞最糟的際遇已經發生在身邊,畫

面更是黑暗置身地獄,看不見到任何一絲曙光,整個家庭幾乎瓦解。

但再怎麼絕望,陽光還是會照在任何角落,這所有的一切又回歸到了

原點繼續之前的生活。

  歷劫過後,全家又回復到平靜的早上,全家人又聚在飯桌上,繼

續吃著早飯迎接新的一天開始。我不知道這個是否為最後的樂章,緩

緩奏來。在一場音樂入學考試的場景,小兒子在鋼琴前彈奏出「德布西」的月光曲,在輕柔又悅耳的鋼琴聲道出最後的安寧平靜,舒緩的

樂章做為結尾。柔和的鋼琴聲帶領我的心情從波濤洶湧的黑暗浪潮中

悄悄走進溫柔鄉,所有的心情漸漸開始沉澱,我知道這是這部東京奏

鳴曲的最終話,以輕緩走過毫不留下足跡的步伐結束這段旅程。帶給

很有力道且震撼的旅程,看到傳統社會的束縛,家庭關係的問題、社

會經濟現象的發展,這一切看來不平靜,雖然最後的奏鳴曲隨著樂曲

結束後而結束。可是這些社會存在的問題卻沒有因為樂曲完結而完結

,至少我是這麼認為。但我卻很喜歡最後鋼琴獨奏的那一小段,意謂

任何的事情到最後都會回復到平靜安寧。

創作者介紹

電影是一門學問,影評是見仁見智

大胖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